欢迎到 - 青岛精通装饰工程有限公司!
青岛精通装饰工程有限公司
服务热线:

  13356873555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我们的服务 > 设计视野
产品分类

地址:青岛市李沧区巨峰路

电话:13356873555

传真:0532-68078088

手机:13356873555

E-mail:260198597@qq.com

沐浴文化——欧洲篇
沐浴文化——欧洲篇

在希腊初生

    欧洲公共浴室的历史始于公元前六世纪,是伴随着身体训练,在希腊的体育学校中出现的。在公共浴室内,悬在高处的大理石承水盘,将清水象瀑布一样倾泻在人们身上,对希腊人而言,它既可以放松锻炼以后的肌肉,也可以放松头脑和精神。为了配合体育运动和士兵训练,沐浴多用冷水,热水沐浴是遭到排斥的,因为人们认为,热水可能让身体有女人味,柔弱无力,而冷水可以锻炼身体,磨练毅力。  

沐浴艺术在希腊的真正诞生是在公元前四世纪,大城市的体育学校和公共浴室几乎都按统一标准建筑。另外,沙子和油的使用使得热水浴成为正当行为。当时已经开始采用一种叫做“干蒸汽浴”的沐浴方式,即在一间茅屋里,人们在地上挖一个火坑,用多树脂的木柴把河里的石头烧红,以产生热,随后,往石头上泼水,形成蒸汽,人们就在这蒸汽里享受一场干蒸汽

浴。  

    当时,人们基本上一天洗一次澡,于是浴室成为了会面的场所。当然,人们更热衷的是在公共浴室中炫耀自我,以得到人们的认同和赞扬为乐。   

氤氲在罗马的奢华中

    相对于希腊公共浴室而言,罗马公共浴室的建筑显得更加恢弘、更加奢华,一方面它延续了希腊浴室的部分优良传统,另一方面其公共浴室的建筑和功能更加张扬了罗马的伦理和欲望。  在罗马的辉煌文明中,公共浴室也是一个很重要的组成部分,因为在罗马大部分城市的尚存遗址中,我们可以窥见,其公共浴室的沐浴艺术达到了空前的奢华和空前的矫揉造作,给人留下了极深的印象。  

    最初,罗马人的公共浴室沿用了希腊人冷热交替的蒸汽浴。到公元前十九世纪,他们开启了公共卫浴的新空间,设计出了专用的卫浴公共建筑——泰尔玛。在配套设施中开始用专用水槽运水,并由地下火炉加热,还有人工河及游泳池供人们使用。到后来,由市政或者国家出资修建的公共浴室越来越大、越来越奢华,功能也越来越齐全。建筑师,还有皇帝,总是把公共浴室的穹顶抬得高之又高,把镶嵌彩色玻璃的窗洞开得大之又大,阳光穿过窗洞,使得室内充满柔和与暧昧的光线。而此时,公共卫浴间已经超出了原来沐浴的功能,成了一个集沐浴、游乐、休闲等活动于一体的公众交流空间,甚至戏剧、讨论会、音乐会和诗歌朗诵等文化节目也可以在这里欣赏到。  

    这种公共浴室都是免费的,由于这种开放性,罗马的公共浴室汇聚了上至贵族皇室,下至贫民百姓的各色人等,男人、女人、小孩、富人、穷人、奴隶、小偷、妓女、运动员、闲逛者,甚至政治家、作家、酒馆的伙计和商贩等等。  

    在罗马公共浴室繁荣景象的背后,人们对沐浴的崇尚只是表面,对水的依恋也不是根本,公共浴室真正的魅力,我想,可能是它提供了一个开放自由的平台,让人们可以友善地交流,并且释放了人类本身自我解放和自我表现的本能。  

    罗马公共浴室极尽的奢华和开放,使得洗澡的习俗转向了神经官能症,转向了荒谬。一些游手好闲的人每天要洗好几遍,几乎整天泡在浴室中。而在公元三世纪,因为对浴室的迷恋,卡拉卡拉皇帝决定,一向黄昏关门的浴室通宵开放,并且男女混合沐浴。在这种情况下,不可避免会发生一些越轨行为,连法规都无法对其进行约束。公共浴室的名声越来越差,遭到的非议也越来越多,公共浴室不可避免地被慢慢抛弃。  

然而一直到罗马帝国衰落时,公共浴室仍幸存了很长时间,它们是罗马生活方式最丰富和最一致的表达。要等到中世纪,公共浴室才有了另一个机会,借助蒸汽浴的方法,人们才重新发现集体浴的乐趣。    

中世纪的歌舞和不浴

    中世纪公共浴室的细密画充满了精致和享受的气息。公共蒸汽浴室重新开放,西方文化也随之重新发现了集体浴的乐趣。人们对保养身体有了新的关注,而在骑士的圈子内,他们看中锻炼身体,通常是马上比武、游泳,特别是沐浴。此时的沐浴设施也相当齐备,人们在这里,也会获取他们所希望得到的游乐和欢庆。  

    然而,中世纪的公共浴室最终不免重蹈罗马浴室的覆辙。人们寻欢的欲望不断膨胀,而公共浴室为他们提供了很好的机会,到后来连法规都无法规避越轨和混乱的发生,致使教会的禁令越来越坚决,再加上鼠疫大流行和梅毒的增多,而人们对医学和科学又不甚了解,水和公共浴室被认为是瘟疫传播的渠道而被人们拒绝。城市一个接一个地关闭了公共浴室,集体浴消失了,甚至连私人浴也消失了,人们用衣物来层层包裹自己的身体,包裹欲望,也包裹肮脏。人类社会出现了一段近两百年不沐浴的历史。  

复兴促成的回归

    到1750年前后,水首先在贵族阶层,羞怯地重返洗浴舞台,并宣布了公共浴室的回归。人们不再用任何东西覆盖和隔离皮肤,而是让它尽情地接近空气和水,这种风尚从宫廷一直延续到街头巷尾。  

    本性和锻炼身体的复兴,慢慢促使浴室回归,依靠的是启蒙时期的哲学新理论,还有医生们的促成。然而相对来讲,此时的公共浴室数量还是较少的,直到十九世纪,公共浴室才再次大量出现。   

十九世纪的意外发展

    十九世纪的头几十年,公共浴室之花在欧洲各国遍地开放,其功能也慢慢超出了沐浴这一初衷,多了无法言说的优雅、豪华和享乐的氛围。这里设施完备,有各种沐浴方式的组合任你挑选,有迷人的侍女,有精致的餐点,有醉人的葡萄酒、咖啡,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化妆品和护肤品,还有撩人的花香„„豪华和享乐,以及对身体护理的乐趣,为公共浴室的成功作出了贡献。此时,游泳池浴室得到了巨大的发展。  

    在所有公共浴室中,游泳池浴室可能最有助于公共浴室的更新,因为它面向最广泛的人。将洁身浴和水之乐结合在一起的浴室-游泳场,渐渐培养了人们对游泳的迷恋,并在医生和教练的推动下成为世风。但其发展到后来也成了一个故事的多发地带,其场面让人可以很轻易地想到罗马的公共浴场。但无论如何,这些游泳池对重新找到水在身体上的感觉起了决定性的作用,而这种感觉似乎已经被遗忘了很久。  

    在十九世纪,公共浴室最大的革新可能是欧洲人对东方式浴室的引进,以俄国浴室和土耳其浴室为代表,当然还有中国式的浴室。各国政府和民众都被俄国-土耳其蒸汽浴具备的好处所征服,建设了众多的东方式浴室。  

    此时,从前的愉悦、豪华、享乐退居其次,而卫生和洁净成为首要的考虑。同时,在有产阶级内部,私人浴室发展起来,公共浴室成为专用于清洁浴的大众设施。    

    二十世纪前夕,淋浴逐渐取代了盆浴,大众淋浴曾获得较大的成功。但是随着西方国家沐浴的私家化,公共浴室似乎处处都输给了私家浴室,公共浴室的成功几率越来越小,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,大部分公共浴室都被拆除。即使有些建筑还存在,也都改作它用,其遗址也只能给我们一些记忆中的过时的诗意。虽然,中间还有一些文化变革,要求它们重新开放,并试图为处于社会边缘的人们提供一些亲善和服务,但到二十世纪下半叶,随着沐浴完全私家化以后,公共浴室的社会角色似乎走到了尽头。


版权所有:青岛精通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手机版

日式洗浴 - 韩式洗浴 - 绿色洗浴 - 日式汤泉 - 水疗设计 - 综合洗浴 - 火龙浴 - 温泉汤泉 - 新风空调 - 软膜天花吊顶